登录名 密码 注册  
   
  首页 主要栏目 资讯 报道 评论 人物 访谈 独家 产经视点 文化学院 关于我们 悦读.鉴赏 联系我们
悦读 
·优秀的人都是相似的——评《人性
·产业转移的落地性读本 ——评《
·踩着脚本走向百岁人生
·平凡世界里的路遥
·越忙碌,越需要“暂停”
·与时间统计法无关
人物 
·解放动力抢占科技高地 “巾帼标
·寒冬虽冷暖春必至——致创业伙伴
·“粮”心酿寿酒 ——访河南寿酒
·张崇和:努力开创食品安全健康崭
·深耕本源,服务实体经济——访乐
·杨路,蝶变塑红妆,高歌绽芳华
观察思考 
·领导干部要“定好人生的格”
·影响党建责任制效果的因素
·“五化”服务激发企业党建新活力
·国企工会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路径
·围绕“四个全面” 推进国企精
·用创新思维打造工会新品牌
 
当前位置首页 >> 产经视点 >> >> 正文
     
 

新疆女孩作文“告白”父亲 另类“晒爸”刷爆朋友圈

 
  更新时间: 2020/4/28 点击数: 1930  
 
新疆女孩作文“告白”父亲 另类“晒爸”刷爆朋友圈


    15岁女孩的一篇作文,刷爆了新疆喀什的朋友圈,让一波铁骨铮铮的硬汉,眼眶一热!

 

(朋友圈截图)

和父亲聚少离多的女孩董玉卿

用细腻的笔触和女儿的视角

把她对在基层工作父亲的爱

化作了一篇“我的爸爸”

 

(朋友圈截图)

告诉千千万万和父亲一样的奉献者

时光流逝,儿女长大,父亲渐老

但你们永远是儿女心中最帅的人

 

(朋友圈截图)

让我们来回味这篇

女儿对爸爸“爱的呐喊”

我的爸爸董成平

新疆喀什地区二中 高一 董玉卿

  2019年10月8日,我拿着全班倒数第3名的考试成绩单,急匆匆地往家赶,想尽快告诉我的爸爸,这就是他让我从乌鲁木齐转学到喀什的结果。

  爸爸看完考试成绩单,笑了笑,说:“又不是倒数第一,没什么,新的环境都有一个适应过程,学习成绩可以通过努力慢慢提高,这跟在哪里上学没有直接关系。”爸爸的安慰让我哭笑不得。

 

董成平给女儿辅导功课

  爸爸出生在文革后期,家中兄弟6人,生活非常艰苦。后来,改革开放好政策加上家人的勤劳,爸爸一家逐渐摆脱贫困,成了有名的养殖大户、当地第一个万元户。

  爸爸勤奋好学,他是家中唯一的大学生。1998年他考入当地的广播电视台,成了一名主持人。奶奶整天乐得合不上嘴,每天不管多晚,都要看爸爸主持的节目,有时候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2005年,爸爸考入自治区区直机关,成了公务员,在乌鲁木齐上班。这在我们那里可以说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儿。那一年我也刚刚出生。妈妈说,那一年我们家可是双喜临门呐!但因为爸爸在乌鲁木齐市工作,他和妈妈过起了长达5年的分居生活。

  2010年,我和妈妈从南疆一个小县城来到乌鲁木齐,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我和妈妈沐浴着大城市的阳光,游乐场、公园、电影院处处留下了我们一家3口的快乐身影。但好景不长,2014年,爸爸主动申请到阿克苏地区柯坪县,参加自治区首批“访惠聚”驻村工作。听爸爸说,驻村时他负责宣传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驻村期间,董成平在村民家中讲解政策

  爸爸是第一个申请留守柯坪县农村的机关干部。在年底评选先进的时候,爸爸主动退出,推荐了年轻干部。最后,单位还是表彰爸爸为优秀共产党员(他已连续5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爸爸说,下基层是想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点事。因工作需要,第二年组织上只让爸爸留了2个月,并提拔为县处级干部,回到机关工作。爸爸说,他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2018年,爸爸再次主动申请赴喀什地区莎车县担任深度贫困村第一书记,这一去就得3年。

  爸爸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因为我和妈妈都不同意,亲朋好友也没有人支持他。可爸爸坚持要去,我们只好让步。从此,亲戚们没少派爸爸的“不是”,为此,2018年春节,我和妈妈连老家都没敢回,两人在乌鲁木齐过的年,就是不想听他们唠叨。那个春节,爸爸在村里自掏腰包2万多元,跟1000多名村民一起贴对联、包饺子、煮手抓羊肉、放烟花,还给村民发红包。

 

驻村期间,董成平和村民写对联

  爸爸担任第一书记的乌塔克其村,是自治区党委统战部对接帮扶的贫困村。为了帮助贫困户脱贫,爸爸一年的工资近8万元,一分线都没有交给妈妈,全都用在了贫困户发展生产上。

 

驻村期间,董成平向村民捐助学习用品

  为这事,妈妈没少埋怨爸爸。爸爸说,你们不缺吃、不缺穿,只不过是少了点零花钱而已。可你们要知道,村里还有670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作为党员干部,我心里愧得慌,有责任帮助他们呀!

  其实,妈妈的收入也并不高,家里也需要钱,既然爸爸这么说了,妈妈也就不啃声了。

  在村里,爸爸想方设法给村民脱贫铺路、拉投资、上项目、搞建设。

 

驻村期间,董成平发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向村民捐款捐物

  在自治区党委统战部的大力支持下,他实施村民积分制管理,提高村民的就业积极性;在村里设立流动超市,解决就近就业问题,增加村民收入;自己制作抖音、微信视频,发到网上和朋友圈,帮助村民销售干果,被网民们称为“扶贫大叔”。

 

驻村期间,董成平借助网络平台帮助村民销售核桃

  爸爸还发动办企业的朋友和社会力量资助村民脱贫。一年下来,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就给他们村捐款捐物达70多万元。他还坚持扫黑除恶、打击村霸,赢得了民心。村民给他拉来一毛驴车水果,说要感谢党的好干部!

  听到这些事儿以后,妈妈就再也没有埋怨过爸爸。

  经过爸爸和其他驻村干部,以及村民的不懈努力,乌塔克其村的324户贫困户675人去年全部实现了脱贫,成为莎车县第一个实现脱贫摘帽的深度贫困村,成了喀什地区的示范村,地区还在村里召开了脱贫攻坚现场会。

  爸爸却因此累倒了,住进了医院。为了能保证村民们能长期稳定就业,爸爸带病招商引资,亲自动手规划发展乡村旅游项目,为投资商实地讲解项目投资收益情况。

  后来,当村民们听说爸爸要离开这个村到别的地方工作时,纯朴的村民都舍不得他走,听说还有人咬破手指,按下血手印来挽留爸爸。

  由于爸爸工作出色,连续三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记三等功一次,受自治区嘉奖表彰。

 

  就在家人为此感到高兴的时候,爸爸又做出了一个让全家人大吃一惊的决定---从自治区党委机关调到喀什地区工作!

  全家人强烈反对,就连爸爸的同事都说,人都是从底处往高处走,哪有从高处往低处走的!

  我和妈妈更是想不通:扶贫3年,村民们都脱贫了,为啥不能回乌鲁木齐,我们娘儿俩也需要他呀!

  爸爸却非常坚决。他说看到还有这么多贫困人口,他心里难受。爸爸小时候家里很穷,兄弟几个差点没饿死,是党的好政策让全家走上了富裕之路。他说,自己决定留在基层,就是想为党为群众多做点事,让更多的人脱贫奔小康。

  这一次,我们依然拗不过他。

  更过分的是,他还打算把妈妈和我的户口从乌鲁木齐迁移到喀什,让我从乌鲁木齐转学到喀什,说这样他就能安心工作了。这一下,爸爸和妈妈的家里都“炸了锅”,说什么的都有。

  最后,爸爸还是顶着压力把我和妈妈带到喀什来了。

  由于妈妈还要交接工作,2019年9月,我就一个人先来喀什上学了。

 

  刚开始,爸爸每天送我上学,后来他工作忙,就给我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让我自已去学校。在上学路上,我摔倒了好几次,腿都擦破了。爸爸说,没事,人都是在摔打中成长起来的。在喀什,爸爸加班、出差,都来不及告诉我,好几次,半夜醒来联系他,他才告诉我他在加班,让我先睡……我就是在这样状态下学习的,晚上睡不好,白天思想不集中,学习成绩自然下降了一大截。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发生,我从网上看到,无数共产党员和医务工作者冲在疫情防控第一线,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短短2个多月,我们就遏制住了疫情。在“战疫”过程中,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国也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我为自己生长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度而感到骄傲!

  爸爸因疫情防控没有回老家过春节,参与到喀什的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工作中。他每天早出晚归,我和妈妈很担心爸爸每天接触那么多不确定的人,万一感染了病毒怎么办?爸爸在电话里说,没有关系,相比参加湖北武汉疫情防控一线的人员,我们安全得多,也幸福多了。

  通过这几件事,我深深感受到爸爸作为一个普通共产党人的职责与使命----从2014年他积极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并主动要求继续驻村,到2018年申请到喀什农村担任深度贫困村第一书记,再到2019年主动申请留任喀什工作,今天又把我和妈妈迁移到喀什。他和20多万新疆各族干部一样,都是用不同的方式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着一己之力,正是这些看似微小的力量,凝聚起推动新疆团结稳定发展的强大动力。

  今天我也终于明白,我们国家之所以这么强大,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个像我爸爸这样普通的党员干部,慢慢地我就理解了爸爸这样做的原因。这对我也是一种莫大的激励,我也慢慢融入到当地学校的学习和生活当中,享受着各民族大团结带来的丰硕成果,享受着社会稳定带来的红利。

  我的思想受到了启发,行为也有了根本性的转变,更加积极自觉地投入到学习中,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最近的一次考试成绩显示,我已成为年级提升最快的学生。

  我为有这样一个好爸爸而骄傲!

 

(来源:新华网)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中华全国总工会 |  中国工人出版社 |  新闻出版总署 |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  龙源期刊网 |  万方数据库 |  中国新闻出版网 |  中国企业形象建设年会 |  中工网 |  中工网-工会媒体协作网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期刊协会 |  中国企业形象建设年会 |  网站建设 |  中国食品报融媒体官网 | 
 
首页     资讯    报道     评论    访谈     独家     产经视点     文化学院